中國共產黨新聞>>反腐倡廉

探析落馬高官的"特權病"之一:獨斷專行 打造個人效忠機構

2018年05月18日07:55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編前語】習近平總書記曾經強調,“我們的權力是黨和人民賦予的,是為黨和人民做事用的,隻能用來為黨分憂、為國干事、為民謀利。”

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如果異化成特權,出現在哪裡,哪裡就有不公﹔哪裡有“法外之權”,哪裡就會出現不正之風甚至是腐敗。

縱觀十八大以來落馬的高級領導干部,身患“特權病”的不在少數,有的憑借其地位和影響追求特殊待遇,乘高級轎車,住豪華酒樓,吃超標宴請,大肆揮霍﹔有的利用手中的權力謀取特殊利益,以權謀私,以公為私,為自己和親朋好友謀取不正當利益。又如,有的以工作和職責上的需要為掩護顯擺特殊身份,前呼后擁,飛揚跋扈,用軍警車牌,帶專職秘書,住單宅別院,讓群眾投見無門﹔再如,在普通群眾“入學難”、“就業難”、“看病難”等的情況下,有的利用職權集中不少優質公共資源,使其成為個人或親屬獨享的福利,以致出現了“內部指標”、“吃空餉”、“蘿卜招聘”等腐敗現象等。

前車覆,后車鑒。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梳理出近年來落馬高官行權任性、以權謀私、越權享受等多種“特權病”,為您探究其根源及危害。

今天我們推出第一期,探析落馬高官“行權任性”的案例。

探析落馬高官的"特權病"之二:驕奢淫逸 私下生活腐化墮落

探析落馬高官的"特權病"之三:為所欲為 公權成謀私"自留地"

(圖片人物從左至右依次為:季建業、虞海燕、武長順)

“大道至簡,有權不可任性。”什麼是“權力任性”?無視規章制度,無視組織程序,用權任性、隨意拿捏、肆意妄為。

對照十八大以來的落馬高官,行權任性的方式花樣繁多:有的當官做老爺,違反民主集中制,搞“家長制”、“一言堂”,獨斷專行﹔有的拍腦袋決策,一意孤行﹔有的任人唯親,拉山頭、結“小圈子”,培植個人勢力﹔有的甚至把主政領域當作“獨立王國”“私人領地”等等。這些人把本應履職盡責的政治“責任田”當作了個人的“一畝三分地”,一手遮天、胡作非為,最終身陷囹圄,令人不齒。其中,下面這三個人的案例堪稱典型。

“季挖挖”的民怨與官怨:“市長干了書記的活”

季建業,江蘇省南京市原市長。2013年10月,季建業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2014年1月被開除黨籍﹔2015年4月,山東煙台中院公開宣判原南京市長季建業受賄一案,季建業被判有期徒刑15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200萬元,一審決定不上訴。

據《環球人物》雜志介紹,2009年8月26日,季建業來南京任副市長、代理市長職務。他一邊高調宣稱“進了中山門,就是南京人”,一邊迅速啟動“三中路改造”,南京這座古城不斷被“開膛破肚”。有南京市民稱全城“秋葉與灰土齊飛,蒼天共黃土一色。”4年間,不時激發民怨沸騰,並不斷有人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

剛一上任,季建業強硬的作風就在南京出了名。知情人士透露,季建業與任市委書記開會時,時常用“這個事情我來講……”直接打斷時任市委書記的講話。對此,很多人私下議論季建業是“市長干了書記的活”。

比其強硬的工作作風更讓老百姓熟知的,是季建業的另一個名字——“季挖挖”。季建業在揚州任職的8年間,全市大規模翻新“修舊”,“季挖挖”因此得名。

2010年1月,季建業正式當選為南京市市長,“季挖挖”從揚州挖到了南京。如果說“季挖挖”在離開揚州時還是個褒貶不一的中性詞,到了南京,它就徹底淪為一個貶義詞。

“斥資183億,從2010年初至2014年底,5年時間在200多平方公裡區域內全面施工,5年內敷設500公裡污水干管,完善3000個居民小區及單位近2000公裡排污支管。”這就是南京2010年公布的“雨污分流”計劃。季建業被公眾認為是“雨污分流”工程的主要推動者。

“通過‘雨污分流’工程,南京主要水體水質斷面指標要達到地表水Ⅳ類以上。”季建業曾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這樣承諾。然而有媒體記者在南京城區走訪時發現,市中心的中華路因為“雨污分流”工程全線開花,馬路成了停車場。出租車司機感慨說:“南京城內幾乎沒有哪條路沒被挖過。”

2011年,南京曾因修建地鐵大肆砍伐梧桐樹引來市民抗議,網民隨之發起“拯救南京梧桐樹”活動,聲明參加者迅速過萬。一位頗有名望的南京大學教授甚至公開提議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啟動特別程序,彈劾季建業。當時網上罵聲一片,對季建業施政提出質疑。有官員私下說,自從季建業任市長以來,所做的系列政績工程“無一不是敗筆”。

如今南京城3條主干道中兩條都出了問題:城西干道炸了僅使用12年的高架挖隧道,原先20分鐘的車程現在需要近一個小時﹔雙向8車道從來不堵車的江東路被開了膛,挖地下人行道,隻剩下原先的人行道供小車勉強通過。“灰頭土臉,主城沒有一條好走的路。”出租車司機連連感慨。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任何不受制約的權力都可能會被引入利益的泥潭﹔在利益的驅動下,更加劇了權力的任性。在這種利益與權力交織又相互助推的背景下,官商勾結就在所難免,腐敗就愈發嚴重。比如,工程建設方面的腐敗在季建業受賄案中佔了很大比例,在季建業從蘇州、到昆山、再到揚州,最后到南京任職的每一個階段都有所體現,“季挖挖”的頭銜絕非浪得虛名。

面對自己留下的一串串問題,不知季建業是否還記得,當年剛到南京赴任時他說:“南京,古稱建鄴,我季建業就是被南京人民拎著耳朵,耳提面命來建設新南京大業的。”

下一頁
(責編:李源、姚茜)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