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反腐倡廉

贪官腐败"画像"之六:面对金钱美色,他们“走火入魔”

2016年10月12日07:4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编前语】岁月的年轮悄然走过,十八大以来轰轰烈烈的反腐败斗争,也已经进行了近四年。回顾近几年的反腐历程,铁拳反腐力度空前,没有“铁帽子王”,没有“丹书铁券”,超百“虎”入笼,数十万“苍蝇”被打落,海外“猎狐”大网不断收紧,“百名红通”的名字正一个个被划去。

相应的,在反贪风暴下,一个个贪官的真实嘴脸被暴露在人们面前。他们在位的“高明”表演与沦为阶下囚结果的自相矛盾,质的变化,活像一幕讽刺剧,丑态百出,令人啼笑皆非。渐渐的,人们对贪官形象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在公众面前,他们有人意刻画自己廉洁奉公、嫉恶如仇的形象,大唱“反腐经”,猛烈抨击腐败分子,正义凌然;在工作岗位上,他们可能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工作狂”,可能是善于领会“领导意图”并巧妙执行的好下属,可能是亲近百姓的好领导,可能是“三好干部”、“明星官员”,但在政治欲望、金钱美色面前,他们却对声色犬马深度迷恋、无法自拔,忘记了自己的理想和信仰,忘记了在党旗前的誓言,忘记了高悬在自己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既然伸了手,终有被捉时。当他们东窗事发,身陷囹圄时,才发现自己的“假面”根本无力掩盖,只不过是“一叶障目”式的自欺欺人。

前车覆,后车鉴。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梳理出近年来落马官员的八种腐败“画像”,探究贪官的多样心态,为您揭开他们的“假面”。今天我们推出第六期,讲述“贪恋金钱美色型”落马官员的故事。

(图片人物从左至右依次为:夏平、刘家坤、李俊夫)

今年7月28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了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和山东济南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鲁豫被“双开”的消息。值得注意的是,通报的情况中提到,两人均存在“搞权色、钱色交易”的问题。

“色字头上一把刀”,对官员来说更是如此。近年来,随着反腐力度的持续加大,一批贪腐官员相继落马,贪官与情人们的“那些事”也浮出水面。 “权色交易”、“通奸”等词也逐渐成为近年反腐高频词。

追逐金钱美色 “平民厅长”成了女人的“提款机”

他,曾经是一名曾经奋发向上、受过表彰、得到重用的党员干部,为人义气、平易近人,被称作“平民厅长”。

然而,在金钱美色的诱惑下,他渐渐失去了原则和信仰。为情妇,不惜违纪违法四处敛财;为金钱,以权谋私操纵招标项目……最终走上了违法犯罪的不归路。

他就是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副主任、省无线电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原主任夏平。2012年9月,夏平接受组织调查,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经查,夏平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和索取他人271.65万元,私分国有资产852.85万元给单位干部职工,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等。2014年8月,夏平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夏平的蜕变,离不开背后的“女人们”。在担任湖北省科技厅综合计划处处长和湖北省信息产业厅副厅长时,他分别与个体商人X某和某公司总经理K某相识,并逐步发展为情人关系。为了满足情妇的各种要求,夏平开始彻底堕落。

为满足X某“生意”上的需求,夏平不惜挪用公款。他指示省无委办所属的天频公司先后给予X某资金共计50万元。X某爱赌博,只要开口要钱,夏平就想方设法去敛财满足她。曾有一次,X某以做生意急需用钱为由找夏平要30万元。夏平给自己认识的一位老板、武汉某公司投资人Z某打电话,让他帮忙筹款。Z某为求得夏平在省电子政务项目中对其公司给予支持,给了X某30万元,但随即被X某赌博输掉。当然,Z某后来获得了夏平在项目招标上的关照。

另一名情妇K某,多次要求夏平在公司业务上予以关照。湖北省电子政务平台建设启动后,K某任总经理的公司与另一家公司联合投标相关工程项目,而夏平正担任该项目评标委员会评委。在夏平的支持下,K某任总经理的公司与另一家公司联合中标,两家公司与省信息产业厅签订了总金额为1129万元的工程合同。

在美色面前,夏平经不起考验;在金钱面前,他照样经不起考验。因为长期在经济部门工作,管着项目、资金和政策,夏平成为了老板们拉拢腐蚀的重点对象。老板们千方百计与他接近,先约饭局,再约牌局,投他所好,循序渐进。起初送点烟酒土特产,他收下了,继而通过打牌送点“牌资”,他笑纳了,最后送美元、送金条,投石问路、步步为营、不断拉拢。而夏平则一步步沦陷,把党性原则丧失了,把党纪国法忘记了,彻底沦为了老板“朋友”们的代言人。

“勤廉典型”错贪欢 情妇收钱他办事

“国土卫士”、“勤廉兼优的党员领导干部”……这些都是安徽省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委原书记刘家坤曾经的头衔,这位曾多次受到上级有关部门表彰的军转干部,最终因为一个女人、一段婚外情而走上贪腐之路,上演了一场自己弄权、情妇收钱的贪腐剧。

担任阜阳市国土局局长期间,刘家坤曾与妻儿“约法三章”,第一,不要以我的名义与任何开发商接触;第二,任何人、任何时候来送礼,不准开门,更不准收;第三,不允许为双方亲戚安排与我职务有关的事。然而,在面对情妇赵晓莉时,这些却彻底失效了。

赵晓莉是阜阳有名的千万富姐,名下有自己的房地产公司。2003年,赵晓莉承揽了阜阳市建设局办公楼建设工程。刘家坤当时正在全市力推土地公开拍卖,不同意协议出让。赵晓莉最后按照市场价拍下原本由建设局协议出让的土地,仅这一项,赵晓莉损失数百万元。自此之后,两人在工作之外的接触多了起来,从开始的喝茶、聊天,发展到不正当男女关系。

刘家坤这样宽慰自己的出轨:找个千万富姐谈感情,至少以后经济上不会出问题。

2011年,安徽省某商贸公司董事长康某某找到赵晓莉,说他想承揽太和县莲蒲路与复兴北路地区旧城改造项目,请她做做刘家坤的工作。随后,康某某将纸箱以及12根金条、1幅观音画像、1条玛瑙项链送给了赵晓莉。赵晓莉收下这些后,表示愿意帮忙。康某某离开后,赵晓莉打开纸箱,发现里面装有300万元现金。为尽快促成此事,康某某在一个星期之后第二次登赵晓莉家门,又送上200万元现金。

在赵晓莉的安排下,康某某到刘家坤办公室具体商谈了项目开发事宜。在刘家坤的支持下,太和县人大通过决议批准了对该地块进行旧城改建的立项,并同意康某某的公司为该地块旧城改建的唯一筹备单位。随后,康某某为表示感谢,再次送给赵晓莉200万元现金。后来,赵晓莉将收受康某某700万元现金、黄金及字画等财物如数告诉了刘家坤。

自此之后,“在太和干工程没有刘书记的支持是干不成的”、“赵晓莉是刘家坤的‘软肋’。”消息不胫而走,越来越多的老板们开始盯上了刘家坤。刘家坤这个曾经的“明星干部”为“情”绊倒、滑向贪腐深渊,自己和情妇一起进了监狱。

2014年1月10日,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委原书记刘家坤受贿案进行判决,刘家坤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情妇赵晓莉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

让开发商送钱以近美色 情妇多达两位数

1989年参加工作,44岁便出任广州市正局级实职干部,作为一名年轻的领导干部,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原局长李俊夫曾经画出了一道漂亮的仕途轨迹。

然而,在金钱、权利和美色的诱惑下,在短短的四年时间内,李俊夫变成了一个插手“民生工程”、聚敛数千万财富、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的 “官场蛀虫”。

经查,李俊夫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亲属、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币共2000多万元,构成严重违纪违法。2014年11月18日,李俊夫被移送司法机关,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广东省纪委在披露李俊夫案情中提到,从圆满完成汶川灾后重建任务到登上市国土房管局局长位置并身兼数职,李俊夫开始独断专行、我行我素,甚至目无法纪,想提拔谁就提拔谁,想让谁干这个工程就让谁干。

办案人员发现,李俊夫更多的是通过身边人曲线受贿,层层预设“防火墙”。李俊夫主政一方,其妻子包揽工程、批发项目,套取巨额利益跟着一起发横财。

李俊夫在自我剖析中说:“面对跑官要官的现象,我也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认为自己过去实干苦干都是愚蠢的做法,只有主动适应官场环境,才能生存发展,逐渐地自己对工作变得消极起来。”

与很多落马官员一样,李俊夫的堕落同样离不开女人。

据了解,李俊夫工作之外的生活相当糜烂。他热衷于与各类女性交往,面对美酒美色的诱惑,李俊夫不但没拒绝,反而主动出击,通过开发商陈某等送钱送物来接近美色。

李俊夫在自我剖析中讲道,因为与湖南籍老板的“乡情”,与妻子的“亲情”,与女子黄某的“爱情”,他大肆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他们牟取利益,到最后幡然醒悟时却发现已经没有了退路。

不仅被“情”所腐蚀,李俊夫还贪恋美色,生活腐化,他在调查期间交代,仅从2008年8月以来,与他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女性就达两位数之多。

小结

权色交易终是空,贪污腐败必会“亡”。

七情六欲人皆有之,然而道德有高尚、低劣之分,情趣有健康、病态之别。“贪如火,不遏则自焚;欲如水,不遏则自溺”。领导干部权力在手,若不注意修身修德,而放松警惕,肆意放纵自己的欲望,骄奢淫逸,一旦沉溺声色,必定丧失信念、丧失原则。

无数事实证明,生活上的放纵,必然导致灵魂上的扭曲、物质上的贪欲、政治上的腐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党员领导干部只要沾上美色搞不正当性关系,思想防线迟早会坍塌。领导干部需真正做到严守底线,心存敬畏,方能站稳脚跟,抵制住诱惑,远离“钱色陷阱”。

(本期组稿:高雷)

贪官腐败“画像”之一:政治愿望落空后,他们变了……

贪官腐败“画像”之二:不信马列信鬼神 不问苍生问“大师”

贪官腐败“画像”之三:由"雅"而"腐",他们悔不当初

贪官腐败“画像”之四:“双面官员”的虚伪人生

贪官腐败"画像"之五:爱慕虚荣 他们终变“迷途羔羊”


下期预告:

2015年10月,中纪委在对河北省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本顺被“双开”的通报中,首次使用了“家风败坏”这个词语。通报指出,周本顺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放任纵容。

从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看,家族式腐败现象时有发生,家风败坏已成为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那么,家族腐败中如何“夫唱妇随”?子女如何“不走正道”?敬请关注“贪官腐败‘画像’之七”, 讲述“家风败坏型”落马官员的故事。

(责编:高雷、李源)

推荐阅读

习近平总书记对国企党建工作提了哪些新要求 10月10日至11日,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讲话着眼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深刻论述了国企发展的规律所在,深入回答了国企党建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对于国企党建工作,总书记着重强调了哪些方面,提出了哪些新要求,本网进行了梳理。【详细】

学习路上|学习贯彻加强国企党建工作会议精神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