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反腐倡廉

觀察丨懲治家族式腐敗

2020年07月15日08:27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原標題:觀察丨懲治家族式腐敗

近日,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書記張琦受賄一案在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檢察機關指控稱,2005年到2019年期間,張琦利用職務便利,在土地開發、項目承攬、工程推進等事項上為有關單位和個人提供幫助,單獨或通過其近親屬收受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07億余元。

梳理近年來查辦的違紀違法案件,不少被查處的領導干部存在家族式腐敗問題。家族式腐敗有哪些表現形式?紀檢監察機關如何深挖徹查家族式腐敗?如何讓領導干部守牢家庭廉潔防線、避免因“全家腐”導致“全家覆”的悲劇發生?

一人貪腐全家涉案,寄生性腐敗屢有發生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今年3月4日發布通報,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書記張琦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通報指出,張琦“家風敗壞,伙同家人大肆收錢斂財、大搞權錢交易”。此前,在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工作報告中,張琦同樣被“點名”——“深挖細查雲光中、張茂才、努爾·白克力、錢引安、張琦等以權謀私、親清不分的家族式腐敗”。

張琦在擔任海南省三亞市副市長、三亞市委副書記、海南省旅游局局長、儋州市委副書記、儋州市市長、儋州市委書記、海南省委常委、三亞市委書記、海口市委書記等職務期間,將公權力異化為謀取私利的工具,在工程項目承攬、土地征收拆遷、干部職務晉升等方面為他人謀利,並和家人收受有關單位和個人的賄賂。

利用職務便利和影響,為其親屬安排、調動工作﹔以妻子和兒子的名義在企業入股分紅,為親屬謀取利益……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委原書記李世镕一家同樣深陷腐敗漩渦。前不久,李世镕一審刑事判決書公開。判決書顯示,在擔任鄂爾多斯市副市長,內蒙古自治區國土資源廳黨組書記、廳長等職務期間,他不但自己貪污受賄,而且妻子、兒子、女兒、哥哥、侄子等多名親屬或特定關系人參與其中,也是典型的家族式腐敗案件。

在擔任鄂爾多斯市副市長時,李世镕利用分管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的便利,指示時任鄂爾多斯市委組織部副部長、人社局黨委書記王恆,在未履行正常招考程序的情況下,將兒子李俊達安排在該市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工作,成為事業編制員工。此后近兩年的時間裡,李俊達從未到崗工作,工資、補助卻每月按時打入他的銀行賬戶。

“這類腐敗問題的共性特點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親屬多在領導干部的分管范圍或職權影響范圍內獲取非法利益。”雲南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有的領導干部利用手中的權力和影響力,將配偶子女、兄弟姐妹、遠房親戚等安排到分管領域單位或關聯部門吃“空餉”,或通過打招呼等方式讓其迅速“進步”。

依仗領導干部的權力和影響力,親屬通過經商辦企業謀取私利,是家族式腐敗的一種典型表現形式。領導干部或是當“影子”老板,為親屬疏通關系,親屬再利用領導干部的權力和職務影響斂聚財物﹔或是演“雙簧”,利用職權授意有關個人或單位,“照顧”親屬的公司,再與其共同斂財。

判決書顯示,李世镕任鄂爾多斯市副市長和內蒙古自治區國土資源廳黨組書記、廳長期間,多家煤炭能源企業和房地產企業向其行賄。李世镕在協調推進項目進程、配置煤炭資源等方面為這些公司提供“照顧”的同時,還將其當作“私家金庫”,既幫大哥、侄子等籌措資金,也幫妻子、兒子、情人等“入股分紅”。

為幫助大哥李某實際控制的巴彥淖爾市秋林煤炭貿易有限公司解決資金困難,李世镕向內蒙古匯能煤電集團有限公司借款3000萬元。該公司董事長郭某証實,因公司屬於李世镕分管范圍,擔心拒絕后會影響公司生產經營,隻能同意借款。事實上,這筆錢不過是以借為名、最終有借無還。

“公司效益好、分紅高,很多人想入股,特別是一些‘關鍵人物’,因此公司有22%的社會預留股。”郭某說,為在泰山煤礦、富安煤礦技改項目等煤礦項目得到李世镕的幫助,在李世镕的要求下,公司同意其妻子、兒子、情人分別入股45萬元、35萬元、100萬元,獲得分紅共計1933萬元。

在李世镕案中,腐敗問題主要表現為領導干部私心貪念膨脹,沒有守住公權的邊界,“主動”借用公權惠及親屬。除此之外,因對親屬管束不嚴、過分遷就,領導干部任其插手管轄事務、接受請托、收受財物,也是家族式腐敗的常見情形。

如果把領導干部腐敗稱為原發性腐敗,那麼家族式腐敗則可視為寄生性腐敗。將職權當特權、拿公權換私利,不僅釀成夫妻、父子、兄弟、姐妹等同堂受審、鋃鐺入獄的家庭悲劇,還嚴重危害社會公平,侵害人民群眾利益。

手段隱蔽相互掩護,機關算盡難逃紀法嚴懲

家族式腐敗建立在親密關系基礎之上,以親情為鏈條,以政治資源支配其他社會資源。達到一定程度后,則會以貪腐干部為中心形成利益共同體,導致權力尋租“暗道”叢生、利益輸送“暗流”涌動。

此類腐敗問題查處有何難度?一方面,相關違紀違法手段較隱蔽,不易被發現。

浙江省杭州市紀委監委第七審查調查室主任胡海江介紹,從已查處的違紀違法案件來看,家族式腐敗問題的行賄、受賄手段花樣百出且比較隱蔽,利益輸送形式較難察覺。“行賄、受賄人往往不採用直接權錢交易這種‘簡單粗暴’的做法,代之以借款、投資分紅、房產交易優惠等方式,判斷是否屬於非法利益的界限、標准比較模糊,不容易被發現,這是審查調查的難點。”

另一方面,由於有著血緣或姻親的紐帶連接,利益共同體互相掩護,訂立攻守同盟、對抗審查調查,加大了案件查辦難度。

“李世镕腐敗案件涉及眾多家族成員,李世镕的妻子、二小姨子、侄兒、哥哥等人在匯能集團入股、借款等問題中,前后交代不一致,數額認小不認大,部分人員失聯不配合審查工作。涉案人員和家族成員之間還訂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調查。”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李世镕起初百般抵賴、避重就輕,極力為自己的行為辯解開脫。經過一段時間細致的思想教育后,李世镕等人在政策感召和紀法威懾下才說出真相。

“在家族式腐敗案件中,特定關系人接受調查時,通常不會供述其靠山,反而會選擇扛下來或者層層設置障礙。”在雲南省昭通市威信縣委原書記楊家偉貪腐案中,楊家偉通過自己充當幕后老板、兄弟前台收錢的方式,伙同其二弟、三弟通過工程項目承包建設等手段非法獲利數百萬元。雲南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在辦理楊家偉案時,其先是與兄弟、親友訂立攻守同盟,案件查處一度陷入僵局。在被留置后,“即使在楊家偉已經交代的情況下,其兄弟、親友依然拒不承認,力保楊家偉,在口供上難以形成証據鏈。后來幾經周折才攻破防線,在大量外圍事實証據面前,他們隻得選擇老實交代。”

去年12月,杭州市濱江區委原常委、副區長蘭斌等人受賄、濫用職權案一審公開宣判。在該案中,蘭斌的姐夫廖偉平在蘭斌知情、默認甚至親自出面要求的情況下,先后9次“以借為名”收受賄賂共計375萬元。而近日公布執行裁定書的陳曦利用影響力受賄罪一案顯示,陳曦作為湖南省湘潭市委原書記陳三新的親侄子,利用陳三新的影響力,為請托人在承攬工程項目、支付工程款、工程驗收審計、小額貸款公司審批等事項上謀取不正當利益。

“姐夫、侄子等近親屬由於不屬於直系親屬,他們之間的關系相對隱蔽,組織不易掌握相關情況。”胡海江認為,從蘭斌等相關案件情況來看,如何加強對在領導干部轄區內工作或在其職務影響領域內工作的特定關系人的掌握了解,是破除家族式腐敗監督難題的一個著力點。

注重家風扎緊籬笆,讓家庭成為堅固的清廉防線

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多次講到,要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強調每一位領導干部都要把家風建設擺在重要位置,廉潔修身、廉潔齊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時,嚴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

近年來,無論是查處的大案要案,還是基層“微腐敗”案例,都表明家風不正、家教不嚴是家族式腐敗發生的直接原因。有的領導干部定力不強,經不住“貪內助”、“敗家子”吹“枕邊風”,從而放鬆戒備、丟掉原則﹔有的對親屬腐敗行為不管不問,縱容、默許“身邊人”利用影響力謀取私利﹔有的親自上陣,和親屬“齊心協力”,在腐敗泥潭中越陷越深……

家事牽國事,家風連政風。領導干部的家風不是個人小事、家庭私事,防止家族式腐敗,須從家風建設入手。

《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准則》提出黨員領導干部要“廉潔齊家,自覺帶頭樹立良好家風”。在2018年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也規定了黨員領導干部不重視家風建設,對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失管失教的處分情形。

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工作報告提出,要“注重家風建設,引導黨員、干部修身律己、廉潔齊家”。嚴防家族式腐敗,紀檢監察機關應當如何發力?江蘇省無錫市濱湖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認為,首先要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督促黨員干部加強黨性修養和宗旨意識,嚴格要求家屬遵紀守法,涵養清廉家風。

各地圍繞家風建設進行了許多有益探索。從廉政談心談話到領導干部家訪,從家庭助廉教育到先進表彰,家風建設形式更多樣、內容更充實。今年,雲南省在全省范圍內進行以開展一次肅流毒警示教育、拍攝一部好家風微視頻、進行一次廉政家訪為內容的“三個一”系列活動﹔重慶市紀委監委與市婦聯共同剖析、運用典型案例中出現的家風問題,去年以來在全市開展“以德立家、以德促廉”主題教育活動2200余場,百萬人次接受教育﹔江蘇省宜興市紀委監委圍繞“嚴黨風、優政風、正家風、樹民風”主題,近年來先后設立了廉潔文化教育基地、修身齊家導航站等,組織開展了“清廉家風潤萬家”“修身講堂”等系列主題廉政教育活動。

“一方面要推動加強家風建設,另一方面要加強監督,嚴格落實各項監督制度。”胡海江認為,制度執行不到位、日常監督留盲點、信訪線索處理不及時等情況,同樣會為家族式腐敗滋生提供土壤。

“目前我們已通過廉潔家訪、開通24小時線上舉報平台等,將黨員干部‘八小時之外’納入監督范疇,並把家屬參加警示教育固定為一項長效機制。”杭州市上城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金曉東說,要努力防止家庭滋生腐敗,讓家庭成為堅固的清廉防線。

加強家風建設,還需扎緊制度籠子,樹起監督籬笆。規范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行為,是貫徹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的一個重要舉措,北京、廣東、重慶、上海等多地陸續出台相關措施,盯緊官商勾結、權錢交易、不當利益輸送等問題並提出明確要求。

對於領導干部親屬等利用領導干部職權或職務影響謀取私利的問題,湖南省先后出台《關於禁止利用領導干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提籃子”謀取私利的規定》《關於堅決抵制和嚴肅查處利用領導干部名義“打牌子”辦事的規定》。今年,湖南省紀委監委加強日常監督,發現利用領導干部名義“提籃子”“打牌子”為親屬企業謀取非法利益的行為及時記錄在案,作為廉政“畫像”、廉政檔案的重要內容和干部選拔任用征求意見的重要依據,並從嚴從重查處相關案件。

此外,針對家族式腐敗的隱蔽性,多名受訪者認為,除了有計劃、有重點地開展監督工作外,還要靈活運用交叉監督、滾動式監督、察訪等多種方式,加強網絡輿情監測,多渠道收集處理群眾舉報和輿論反映,及時發現家族式腐敗苗頭和線索。同時,加大懲治力度,開展專項治理,清理重點領域、重點行業的關系枝蔓,斬斷利益輸送鏈條。

更多推薦


昨日深夜,一南一北兩“虎”同時落馬

2020上半年中央“打虎戰報”來了!

6月中紀委官員案件通報看點:兩"老虎"被擒 4名金融干部落馬

六個問題讀懂《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

近年來十余名地級市"一把手"被查 包含兩名省部級"老虎"

(責編:李源、任佳暉)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