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反腐倡廉

探析落馬高官的"特權病"之二:驕奢淫逸 私下生活腐化墮落

2018年05月22日08:01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編前語】習近平總書記曾經強調,“我們的權力是黨和人民賦予的,是為黨和人民做事用的,隻能用來為黨分憂、為國干事、為民謀利。”

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如果異化成特權,出現在哪裡,哪裡就有不公﹔哪裡有“法外之權”,哪裡就會出現不正之風甚至是腐敗。

縱觀十八大以來落馬的高級領導干部,身患“特權病”的不在少數,有的憑借其地位和影響追求特殊待遇,乘高級轎車,住豪華酒樓,吃超標宴請,大肆揮霍﹔有的利用手中的權力謀取特殊利益,以權謀私,以公為私,為自己和親朋好友謀取不正當利益。又如,有的以工作和職責上的需要為掩護顯擺特殊身份,前呼后擁,飛揚跋扈,用軍警車牌,帶專職秘書,住單宅別院,讓群眾投見無門﹔再如,在普通群眾“入學難”、“就業難”、“看病難”等的情況下,有的利用職權集中不少優質公共資源,使其成為個人或親屬獨享的福利,以致出現了“內部指標”、“吃空餉”、“蘿卜招聘”等腐敗現象等。

前車覆,后車鑒。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梳理出近年來落馬高官行權任性、以權謀私、越權享受等多種“特權病”,為您探究其根源及危害。

今天我們推出第二期,探析落馬高官“越權享受”的案例。

探析落馬高官的"特權病"之一:獨斷專行 打造個人效忠機構

探析落馬高官的"特權病"之三:為所欲為 公權成謀私"自留地"

(圖片人物從左至右依次為:陳安眾、任杰靈、武志忠)

特權,一個詞,兩種解答,霄壤之別。

共產黨員有“特權”嗎?沒有。黨章明確:中國共產黨黨員永遠是勞動人民的普通一員。除了法律和政策規定范圍內的個人利益和工作職權以外,所有共產黨員都不得謀求任何私利和特權。

那共產黨人沒有“特權”嗎?有。黨章規定:黨員必須履行以下義務:“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克己奉公,多做貢獻”,“為了保護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在一切困難和危險的時刻挺身而出,英勇斗爭,不怕犧牲”。

在和平年代,不忘初心、艱苦奮斗才是共產黨員的“特權

然而,在近年來查處的廳級及以上級別領導干部中,一些人特權思想膨脹,在日常生活中講排場、比闊氣,大手大腳、鋪張浪費,甚至驕奢淫逸、聲色犬馬:有人把公權力與個人享受的待遇自然地劃上等號,住房不厭其大其多,車子不厭其豪華,菜肴不厭其精美,穿戴講究名牌,對超出規定的生活待遇安之若素,還總嫌不夠有的黨員干部儼然把公家資金當作可以隨意取用的私人存款,為了體現自己的級別和地位而拿公款肆意揮霍,滿足自己“高人一等”的心理﹔有的兜裡揣著價值不菲的會員卡、消費卡,在高檔會館裡樂不思蜀,在高級運動場所流連忘返,在名山秀水間朝歌夜弦,在異國風情中醉生夢死,有的甚至到境外賭博場所揮金如土﹔有的作風不檢點,甚至道德敗壞、生活放蕩,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適時炫耀。

“五毒貪官”陳安眾:“煙、酒、嫖、賭、毒”五毒俱全

2016年,安徽省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被告人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安眾受賄一案。陳安眾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2年。最后陳述環節,陳安眾哽咽抽泣懺悔,表示認罪、悔罪。他說:“我真心認罪服法,願意接受法律嚴厲制裁,我也接受法院的任何判決。我從一個黨員領導干部墮落成一個罪犯,我心中的悔恨和痛苦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好恨好恨自己,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陳安眾,在其私德領域刷新了公眾對官員生活腐化墮落的想象。《中國經濟周刊》報道,接近江西省紀檢系統的一位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在監獄裡,陳安眾坦白了他所有的罪行,供出了一連串女干部的名字,還寫了長長的悔過書。

作為從湖南跨省交流至江西的干部,陳安眾先后擔任湖南衡陽、江西景德鎮兩市市長,萍鄉和九江市委書記,並於2008年升為副省級干部。

中紀委通報稱,陳安眾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通過其特定關系人收受巨額賄賂﹔收受禮金﹔道德敗壞,腐化墮落。其中,“道德敗壞,腐化墮落”直指其生活作風。

而在整個江西官場,陳安眾也因“煙、酒、嫖、賭、毒”五毒俱全而出名。

陳安眾的一位下屬形容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大吃大喝大玩,不曉得吃掉公家多少錢。”據其介紹,他曾經多次與陳安眾一起出差,“陪他請客,隨便吃個夜宵都要吃掉兩萬塊”﹔通常一個晚上,陪著陳安眾從吃晚飯到唱歌跳舞再到吃夜宵,至少得花掉七八萬。“每天玩到一兩點,在吃喝玩樂上花錢,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跟在陳安眾后面買單的下屬常常很頭疼,“一頓飯吃個幾萬,發票都很難處理,隻能作假。”

據悉,在萍鄉市擔任市委書記期間,陳安眾甚至把賓館作為辦公場所,花天酒地、鶯歌燕舞。

據媒體報道稱,陳安眾曾在一次全市干部大會上痛批多次打擊萍鄉娛樂場所的公安部門說,“你們搞搞搞,搞得老百姓民不聊生。現在全國都在招商引資,那些台商、浙商來到萍鄉,咱連個像樣的接待都做不到,怎麼能行?”

有當地官員指責說,夜夜笙歌,是陳安眾生活的常態,也佔據了他大部分的時間,耗費了他大部分的精力。

“晚上玩到半夜一兩點,白天我們向他匯報工作,他坐在那裡聽,沒幾分鐘,就聽到他的打鼾聲,你一停下來,他馬上說:‘你繼續講啊。’厲害的是,他打鼾的時候居然知道你在講什麼,一二三說得清清楚楚。”陳安眾曾經的一位下屬說。

晚上吃過夜宵,下面的官員常常得陪著打牌,抓完牌,他睡著了。“我們對他說,書記該你出牌了。他馬上回過神來出牌,而且絕對不會出錯。”這位下屬陪同陳安眾下基層去調研,“一上車,他立馬睡著。哪怕是隻有10分鐘的路程,他都能隨時睡著。”

從2001年至2006年,陳安眾在萍鄉主政長達5年時間。在萍鄉的政商兩界看來,陳安眾不僅個人吃喝玩樂、不務正業,還將整個萍鄉官場的風氣帶壞了,這被認為是后來導致萍鄉“塌方式”腐敗的一個重要原因。

下一頁
(責編:李源、姚茜)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