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反腐倡廉

国企来了监督组

——对浙江探索以专项执纪监督净化省属国有企业政治生态的观察

2018年05月03日16:06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4月24日上午,一份文件从浙江省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发往浙江安邦护卫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同时抄送省国资委党委和驻省国资委纪检监察组。首页上的标题格外醒目——关于对浙江安邦护卫集团有限公司开展专项执纪监督情况的通报。

这是一份“见人见事见细节”的通报,其产生基于一次为期3天的专项执纪监督。其间,监督组共开展个别谈话24人次,查阅材料213份,实地检查6处。

监察体制改革试点以来,浙江省积极探索以专项执纪监督为主要内容的监督模式,对省属国有企业(以下简称省属企业)进行“政治体检”,着力发现全面从严治党方面的突出问题,检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省属企业的落实情况,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逐步形成一次专项监督、一份专题通报的“标配”,传导全面从严治党责任,推动省属企业政治生态好转。截至目前,共实地监督检查省属企业16家,已发现问题210余个。

摸清“家底”,不打无准备之战

2017年3月,根据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要求,浙江省纪委监委分设执纪监督部门与执纪审查部门,新设立的第四纪检监察室(以下简称四室)负责执纪监督,重点对口联系省国资委和22家省属企业。

基本没变的是联系单位,变化的是工作职责。从“全科医生”到“主攻”监督,新挑战摆在四室面前:尽快为“关键少数”描出“政治画像”,摸清众多联系单位的政治生态“底数”,夯实各联系单位党委的主体责任……

为找到有力抓手,当时四室的分管领导——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王海超,省纪委常委、省监委委员叶怀贯,牵头探索研究,部署开展省属企业专项执纪监督工作,并提出“突出政治监督,突出关键少数,突出问题导向”的明确要求。

“找问题”不是从零开始。四室的4间办公室里,排放着的保险柜高过人头,其中整齐码放着有关各联系单位的巡视报告、审计报告、民主生活会材料、主体责任报告、相关信访举报材料和问题线索。这些通过巡视、审计、信访等积累的海量信息,令人心中有底。

在此基础上,明确重点人、重点事、重点问题的排查工作迅速启动,并很快形成了问题清单。但这些还不是全部的“底牌”。

2017年3月8日,一场“面试”在省纪委监委办公楼进行。坐在“考官”席上的,是省纪委监委的分管领导和四室负责人,各省属企业纪委书记逐个步入会议室“应考”。

“请谈谈你单位领导班子成员和下属单位一把手党风廉政建设方面存在的问题,下一步在对你单位的专项执纪监督中,如果发现情况与你今天汇报内容不符,我们会考虑你履行监督责任是否到位。”开场白令人颇感压力,“只讲问题、不谈工作”的要求更令一些纪委书记颇不适应,不免情绪紧张。

至今,类似的集中约谈已进行3次,共向省纪委监委报告各类问题和情况80余个,除为专项执纪监督提供重要线索外,更督促纪委书记扛起监督责任。此外,针对某些企业的突出问题,省纪委还个别约谈了这些企业的纪委书记。

“只有事前准备充分,把问题排查准、排查到位,专项执纪监督才能不走形式、不走过场,真正取得成效。”四室主任翁春光说。

全面“体检”,下发通报促整改

短短1个多月里,在分管领导的带领下,四室会同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集中对省商业集团、国贸集团等12家省属企业及外派监事会开展专项执纪监督,全面了解联系单位的政治生态和“两个责任”落实情况,着重发现管党治党和抓党风廉政建设方面存在的问题。

“谈话、查账、整理、开会、汇总,工作要做到细而实,加班加点是常态。”参与监督检查的王家亮回忆。翻阅监督组的谈话记录,记者发现,仅省国资委某班子成员一人介绍的情况,就记满了20页。

专项执纪监督是对省委巡视工作的有机补充,相较于五年一度的常规巡视,显得“短平快”,但所采取方式与巡视类似:个别谈话、查阅资料、实地检查、延伸检查。

四室参与谈话的工作人员祝晓青告诉记者,个别谈话不仅覆盖班子成员、关键岗位的中层干部,还找到了一般工作人员、退休人员、驾驶员,并进一步结合谈话内容从公司花名册中随机抽取;延伸检查采取突击方式,监督组目标所指的子公司,直到当天汽车发动后才通知被检查单位……

这次集中专项执纪监督,共个别谈话170人次,查阅资料800余份,发现党内政治生活不规范不严肃、重经营轻党建等7方面的问题共101个。在核实基础上,四室形成了《关于对部分省属企业开展专项执纪监督情况的通报》,及时向省国资委党委和12家省属单位通报,并将有关内容记入廉政档案。

“这次专项执纪监督对省属企业震动很大,暴露出企业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还存在不少短板,在反腐败工作力度空前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企业顶风作案,发生了这些不应该发生的问题。”对此次通报,省国资委党委书记冯波声记忆犹新。

为切实整改,省国资委党委成立了由冯波声挂帅的专项执纪监督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对通报中指出的7个问题、6条建议,分析研究,深挖根源,形成整改方案。同时,冯波声还与时任驻省国资委纪检监察组组长郑建余一同约谈相关企业党委、纪委书记,严肃指出问题,督促他们切实负起责任,加强整改。

“省属企业要切实落实两个主体责任,认真抓好企业党建和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促进企业健康发展。”省委书记车俊在四室呈报的专项执纪监督材料上如是批示。

为尽快了解省属企业政治生态全貌,去年12月,在分管领导带队下,四室又与省国资委、省属企业外派监事会班子成员以及省国资委部分中层干部个别谈话,共计19人次,重点了解其余9家省属企业领导班子及班子成员个人履行主体责任、执行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等情况。

随后“出炉”的《关于省属企业政治生态问题的分析报告》,点明了党内政治生活炉温不够、火候不到等5类突出问题,为省属企业政治生态“把脉画像”。

2017年12月29日,省国资委党委又为建设清廉浙江打出一记重拳——制定出台关于推进“清廉国企”建设指导意见,推动营造省属企业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态。

运用成果,不放过任何疑点

带着问题出发,带着问题回来。但专项执纪监督中发现的问题,没有锁进保险柜。

针对在省国贸集团专项执纪监督中发现的问题,四室对该集团某领导干部在下属单位报销费用问题进行了函询。该领导人员提供了书面说明材料并向组织作出承诺。经集体研究和按程序报批后,四室对该问题予以采信了结,并要求其在民主生活会上作出说明。

要“红脸出汗”,更要通过综合分析研判,在谈话函询中抽出有价值的“线头”。四室及时将被谈话函询的情况说明与举报内容进行对比研判,重点审核反映的问题是否全部讲到讲清;对存疑部分,调取有关材料再比对再分析,发现涉嫌违纪违法问题就移送审查起诉。

去年,在对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开展专项执纪监督中,带着对该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金谷的信访反映,监督组着重对反映金谷的问题进行侧面了解核实,调取了有关资料,并在相关人员谈话中进行了解。回来后,经过进一步分析比对,认为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遂按程序移送审查部门。目前,金谷涉嫌受贿案已开庭审理。

在对省商业集团的专项执纪监督中,发现该集团党委对巡视交办的下属浙江国大集团原总经理叶良柱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迟迟未予以处理,遂会同派驻纪检监察组分析梳理该问题线索。经省监委指定管辖,杭州市监委立案审查,叶良柱已被移送起诉。

此外,省农发集团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翁云翔的违纪违法案件,也由四室移送。

“审查不是目的,更重要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不论是纪委还是监委,监督是首要职责,必须按照‘四种形态’的要求,把纪律挺在前面,综合运用情况通报、提醒谈话、批评教育、谈话函询等方式,抓早抓小,红脸出汗。”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罗悦明说。

据统计,新四室成立以来开展谈话函询61人次。经谈话函询,给予诫勉谈话4人,责令检查2人,批评教育3人,谈话提醒2人,了结45人;并对专项执纪监督中发现的2名企业纪委书记履行监督责任不到位问题进行提醒谈话。(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丁谨之 汪殿霞)

(责编:杨丽娜、程宏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