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反腐倡廉

“后备箱”里的“规律”?

司马心

2018年04月03日10:56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后备箱”里的“规律”

这是第一个关于“后备箱”的故事——乌海市某矿业集团董事长张某,为了一个采煤工程,给市长侯凤岐送了300万,这个煤老板,就这样把三个“酒箱子”直接放进了侯市长专车的后备箱。谁料事情并未办成,张老板暗想是否钱送少了,于是又把装着300万的三个“酒箱子”装进了侯市长的后备箱。这次当然是事成啦,为了谢谢侯凤岐,也为了进一步的要求,张老板第三次将三个“酒箱子”塞进了侯市长的后备箱——仅仅这一个张老板,侯市长专车的“后备箱”就笑纳了足足900万,更何况其他?

这样的“后备箱”,当然不止侯市长车后的这一个。一位谢老板在大年夜将一个“米粉箱”放进了原安远县委书记邝光华官车的后备箱,邝书记回家开箱一看,是百元大钞,共计100万!这以后,谢老板又给邝书记270万,均用“米粉箱”送进了邝的后备箱——谢老板往后备箱送的“米粉”,当然没有白给,邝光华收了370万,竟然为谢老板量身定制,特地更改了规划,让谢老板的楼盘增加了1500平方米的店面不说,小区住宅与店铺还大大升值了,这当然不是三个“米粉箱”里370万现金的价值啰!

还有一个不是“后备箱”胜似后备箱的故事呢,河北某乡镇一个书记王某,为了逃避审查,将40万美金现钞送给时任省委秘书长的景春华。可是景秘书长的后备箱早已塞得满满,于是王某只好将这40万美金搁在景春华官车的后排座位上,算是一个“孝敬”一个“笑纳”啦!

于是有种观点,说不少贪官的专车后备箱,成了受贿款纳黑金的藏污纳垢之处,成了贿赂交易的“高发地带”,所以有了所谓的“后备箱现象”。甚至有人以“小人之心”,忖度在某些地方,公车改革为何引起如此反弹——还不是舍不得那个“后备箱”“不方便”了收贿纳污吗?

其实说这个“后备箱现象”成了贪贿的“规律”,似乎并不尽然。有的贪官以为那种月黑风高之下塞进后备箱的贿赂只是“小儿科”,还有人堂而皇之地受贿呢!例如原江西省委书记苏荣,是在官邸的客厅中收钱,“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是所长,于姐(苏妻)是收银员”;又比如原重庆市温江区委书记谢超,是在办公室收钱,“天天坐在办公室里数钱,甚是兴奋不已”,一共收了五千万!当然也有“下三滥”的,在车库地室收,在饭局酒桌收,甚至还有在老板埋单的桑拿房中,“赤诚相见”也收钱的呢……

自然还有更“胆大”更奇葩的,是贪官在堂堂党校“深造”,还不收手不收敛——原肇东市委书记赵胜利在中央党校培训期间,一位李老板为了争得旅游项目的开发权,不是在中央党校隔壁的茶楼,让赵书记笑纳了一万欧元吗?原湘潭市副市长朱少中在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讨班学习期间,东营市原副市长陈兴銮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不是都曾收受过大额贿金吗?他们一边“树立信仰”,一边胆大妄为,可谓是“贪不择所”了。

说来也是,贪官的受贿,究竟是以什么方式,到底是在什么场所,其实是没有规律的——这个“没有规律”,就是规律。这个“规律”就是贪得无厌、“贪不择所”,在哪里都要收、都能受、都会“笑纳”。发现了这个“规律”,我们才能对贪官贿吏的低下人格、不择手段以及疯狂敛财的罪恶心理有足够的把握,才能对将反腐斗争进行到底的必要性有足够的理解!

(责编:常雪梅、程宏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