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反腐倡廉

必须下更大功夫综合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反“四风”,听基层干部群众说实话

郭妙兰

2018年02月14日09:47    

原标题:反“四风”,听基层干部群众说实话

  “执行八项规定不能松!反‘四风’尤其是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要加力!”这是记者今年1月中旬就抓节点、反“四风”的情况在广西、辽宁等地采访时,一路上从基层干部群众口中听到最多的话。日前召开的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明确要求反“四风”紧密联系地区、部门实际,既解决老问题,也察觉新问题,在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上下更大功夫。群众是“四风”的“天敌”,他们对反“四风”有切身体会,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意愿强烈。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

  “部门领导几乎天天在市里开会,想找领导签字或汇报工作时常找不到人”——

  尽量少开会、开短会,腾出时间抓落实

  “现在单位内的会议倒是少了很多。以前常说,今天啥都没干就开了四五个会。现在单位内部会议少了,但外出开会却多到分身乏术。”广西南宁市青秀区的一名干部由衷感叹道。

  周一一上班,地税局局长刘艺面对两份会议通知犯了难。“一个是市里的会议,一个是上级的会,我正在做思想斗争,不知道明天去参加哪个会”。

  西部某县县委书记,经常到市里开会。“开会意味着一天的时间又没了,既耗精力又耗财力”,他解释说,“县里距离市里远,去要三小时,回来又要三小时,周一往返消耗一箱油,突然通知周三又开会,最累的是司机。”

  辽宁省某市统计局和发改委的同志经常一早提前出发到单位“堵领导”。统计局的一位干部坦言,“部门领导几乎天天在市里开会,想找领导签字或汇报工作时常找不到人”。

  “一把手参加会议表示重视,所以各种会议的组织方都尽力要求一把手参加”,地税局局长刘艺认为,一把手应当参加的是事关全局的会,专业性会议应该让分管领导参加。

  西部某县的那位县委书记建议,“以问题为导向,对会议进行分类。重要的会议确实应该开,但可开可不开的会议坚决不开,可以合并的坚决合并。开短会,有条件的尽量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让大家腾出更多的时间抓落实、干实事。”

  “有时发言稿十几稿都搞不定,落实情况无人细究”——

  领导干部要担起责任,综合整治文来文往、以文传文

  “领导认为我们年轻同志缺乏基层工作经历,写出的材料太空,安排我们到基层调研,确实是只有深入调研,才能了解情况和问题,写出真实、生动的材料。”辽宁省兴城市一政府部门的办公室干部说,“当前深入基层调研多了,但文来文往却令人疲惫不堪。”

  “有的来不及落实,只能先硬编一个材料报上去”,辽宁省葫芦岛市的一位机关干部谈到,“有时上头下一个文件,要求两三天就要交落实情况报告,这时间哪够啊。”广西金秀县桐木镇的一位干部说,“上级部署个工作,都要求制定方案,时限紧,应付不过来。”

  “时间全花在会议准备材料上了,”广西的一位基层干部掰着手指头算:“有时发言稿十几稿都搞不定,发言结束,落实情况如何,无人细究。”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基层的形式主义,根源不在下面,而在上行下效。”西部某县的那位县委书记对此颇有感触,“文来文往,以文传文,根源在上头。上级发的文件,有的无须我们再制定实施细则,搞了也没有多少新亮点,执行即可。”

  广西区纪委党风室的同志提出,必须综合整治编造“空心”材料却不抓落实问题,严肃问责有关人员,以此倒逼各级领导干部把责任扛在肩上,真抓实干。“做得到才写,敢写就要经得住审查,通过对材料中反映的工作内容进行反向考核,验证比对,让‘政绩材料’现原形。”

  “我当了二十年的会计,还是填不对表格,我帮扶的贫困户对我说,表格太复杂了,你不要再来了”——

  完善考评机制,让扶贫干部专心扶贫工作

  2018年1月17日上午十点,记者到达西部某地山凹里的三友村时,村民们正在送别任期结束的第一驻村书记。

  “我们书记和扶贫干部们都特别辛苦,带着我们发展砂糖橘产业,修了村里的水泥路和产业路,还帮我孩子申请上了雨露计划。”村民梁炳生说。

  在村民梁有平眼里,村里的扶贫工作做得实在,“本来我们家是2017年年底脱贫,但是家人得了重病,扶贫干部说改了计划,让我们争取2018年年底脱贫。”

  坐在村委会图书室里,这位第一书记一一向记者介绍扶贫工作的点点滴滴,但一谈到写材料,他的目光瞬间暗淡,脸上浮现一丝苦笑。他顺手翻开桌上一份行政村精准扶贫档案归档清单,“要求准备的材料列了8页,做完这些材料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

  多名受访的扶贫干部表示,为摸清贫困户底数和方便督促检查,帮扶手册等表格一式多份,填报内容列得细。“比如仅贫困户收入一项,就列出了经营性收入、工资性收入、财产性收入等多项,经营性收入又分设种植业收入、林业收入、养殖业收入等多类,”村民梁炳生说,“每次记录都要签字按手印确认,我知道扶贫干部很辛苦,但我还是希望少摁些手印。”

  “帮扶手册不允许出现两次以上涂改,平均填完一份表格的时间是40分钟”,这位第一书记坦言,2017年的情况已经比2016年改善太多,2016年收入一项不允许留空,没有的要填零。“一不留神就填错”,一位镇干部补充道,“我当了二十年的会计,还是填不对表格,我帮扶的贫困户对我说,表格太复杂了,你不要再来了”。

  “不能陷入形式主义填表”,西部某县的那位县委书记谈到,必须杜绝精准扶贫变成精准填表,完善考评机制,让扶贫干部腾出更多的时间来解决实际问题。

  扶贫干部莫三平说,“今年上级要求实行了扶贫项目四合一考核,自治区同时对市、县、村和贫困人口进行考核,让我们能够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村里,与贫困群众一起商讨如何脱贫”。

(责编:实习生王珂园、姚茜)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