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反腐倡廉

吴清先后利用其担任武汉市蔡甸区区长,武汉市工商局局长、市发改委主任的职务便利,直接或通过其弟弟和弟媳非法收受多个公司和个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0余万元——

一个“帮”字毁人毁家毁自己

2017年06月20日10:07    来源:检察日报

原标题:一个“帮”字毁人毁家毁自己

庭审中,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检察官提审吴清

庭审现场

吴清(中)受审

早在2015年8月14日,中纪委官网发布的《〈巡视工作条例〉背后的故事(一)》,就让湖北省武汉市发改委原主任吴清这个50岁的正局级干部瞬间“出了名”,之后媒体的转载报道更是让他成了众所周知的“人物”。10天后的2015年8月24日,其涉嫌受贿线索被移交给武汉市检察院,同年9月22日,该院正式以受贿罪对吴清立案侦查。

2016年6月13日,武汉市检察院对吴清受贿案提起公诉。2017年5月18日,吴清因受贿罪被武汉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

“帮”弟弟

“卖出”22个工程项目

吴清的最大一笔受贿款来源于武汉一家装饰设计公司老板黄某,据查,从2008年10月至2014年5月,吴清先后15次单独或通过自己的弟弟、弟媳收受黄某给予的贿赂款共计78万余元。

吴清与黄某相识于湖北川渝商会,2006年6月商会成立时,祖籍四川达州的吴清被聘为商会顾问,重庆人黄某则是商会理事,两人因此有过一面之缘。此时的吴清,从武汉市蔡甸区区长调任该市工商局长刚一年。

巧的是,吴清的弟弟吴某和弟媳冯某却与黄某熟识。商会成立后不久,吴某告诉吴清,自己曾在黄某的公司当过业务员,并邀请吴清到该公司参观考察。这次考察,吴清对黄某的公司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并与黄某互留了联系方式。

2007年4月,吴清主持召开局长办公会,通过了“2007年工商系统基层建设立项计划”。获悉此信息后,吴某带着黄某来到吴清的办公室,表明黄某公司想做工商系统的改造、维修工程,请吴清给予支持。吴清当场打电话叫来了该局办公室和财务处负责人,将两人介绍给黄某认识,并告诉黄某“以后项目方面有什么事,直接找他们”。

这之后,黄某的公司陆续中标了武汉市工商系统的一系列工程,黄某也按照事先与吴清弟弟和弟媳的约定,每项工程给予他们5%的提成。

2008年下半年的一天,吴某到哥哥吴清家看望母亲时,将他们夫妇从黄某公司拿提成的事告诉了吴清,吴清表示认可。然而,当得知吴某将钱都交给妻子冯某后,吴清很生气。在吴清心里,他之所以关照黄某的公司,主要是为了帮助弟弟改善一下经济条件,在强势的妻子面前提高一下家庭地位,不想目的落了空。

之后,在与黄某的一次见面中,吴清将自己的内心想法流露了出来,并让黄某以后“小工程还是给吴某提成,大工程就算了”。黄某心领神会,此后便开始直接给吴清送“好处费”,一次少则1万元,多则10万元,都是直接装在信封里送到吴清的办公室。2007年下半年,吴清让黄某帮忙装修房子,黄某还为此支付了6万余元装修费。黄某的付出亦有回报,2007年5月至2012年初,其公司在武汉工商系统共承接了22个工程项目,总标的额近2000万元。

“帮”老乡

“运作”入职调动受贿10万

除因“亲情”涉罪,吴清还将职务之便用在了“人情”上。2006年,川渝商会的一次活动中,正准备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四川达州人杨某经人引荐,认识了吴清。杨某主动向吴清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并递给吴清一份简历,表达了自己想到工商局工作的愿望。“都是老乡,我会照顾的。”吴清看了简历后说道,同时让杨某抓紧时间准备人事局组织的军转干部考试。后来,杨某顺利通过考试,并被分配到武汉市工商局江汉分局工作。

2006年11月,杨某到武汉市工商局办理报到手续时,来到吴清的办公室,告知吴清自己被分配到江汉分局工作。在得到吴清“好好干”的鼓励后,杨某提出:“我以前在部队是搞宣传工作的,发表了许多文章,市局平台大,希望有机会能调到市局工作,还麻烦领导多关心。”“有机会我会考虑的。”吴清表示。

2007年上半年,武汉市工商局工商学会缺人手,吴清于是想到了杨某,便跟该局政治部门负责人打招呼,给了一份杨某的简历。不久,杨某被调到了市局工作。在市局工商学会工作了不到一年,2007年底,杨某因为干得不太开心,又向吴清提出换部门。时逢工商系统即将进行机构改革,准备扩大12315指挥中心。在吴清的运作下,2008年初,杨某又被调到了12315指挥中心工作。在武汉市工商局工作期间,杨某因为没有住房,吴清还为他安排了一间单身宿舍。

2011年4月,杨某的妻子邹某得知吴清的母亲来武汉,于是邀请吴清一家到自己开的川菜馆吃饭,以“增进感情”。吴清答应了,几天后带着母亲赴约,席间,邹某提到了杨某的级别问题,请吴清多关照。两个月后的一天,杨某出差期间,邹某一个人来到吴清的办公室,感谢其多年对杨某的关照,随后再次提到了杨某的级别问题,说杨某团职干部转业只安排了正科级,希望吴清能“关心一下杨某的成长”。临走时,邹某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放在吴清桌上,“这是我们夫妻的一点心意,老杨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推托了一番后,见邹某坚持,吴清收下了,事后打开塑料袋一看,里面装着10万元现金。后因吴清调任武汉市发改委,杨某的级别问题一直未予解决。

除杨某外,吴清在担任工商局长期间,还因帮人调动工作收受过另一笔贿赂。2008年下半年,武汉某园艺公司总经理丁某为将妻子毛某从湖北竹山县工商局某分局调入武汉市工商局蔡甸分局,通过吴清的下属找到吴清帮忙。在吴清的帮助下,毛某于2009年底调入武汉市工商局蔡甸分局工作,为此,吴清先后18次收受丁某的贿赂款共10.3万元。

“帮”朋友

“政商”关系成权钱交易

未理清亲情、人情关系的吴清,同样也未理清“政商”关系。2003年,吴清担任武汉市蔡甸区区长期间,该区引进了常福新城经济发展区项目,由马来西亚一家公司和武汉某集团公司共同投资。作为常福新城经济发展区开发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和管委会主任,吴清主要负责项目开发建设中重大事项的决策、协调、指导、督促,以及土地规划、建设、招商引资等有关事项的管理。

2004年10月,吴清带队去马来西亚考察期间,常福新城管委会与投资方共同签订了投资意向协议,之后,双方又正式签订了开发建设协议,吴清因而与投资方、武汉某集团公司董事长周某认识并熟悉起来。常福新城项目正式启动后,对于辖区这个大项目的推进、各项手续的审批,吴清均不遗余力地给予支持,与周某更是接触频繁。

2005年,吴清调离蔡甸,担任市工商局长后,仍与周某保持着来往。出于对吴清的感谢,同时也为了维持与他的良好关系,2005年底至2012年底,每年春节前,周某都会以请吃饭的名义,在饭后的牌局上送给吴清红包,共计4万元。在工商局长任上,吴清还因帮助相识10年的朋友胡某的科技公司承接工商系统的信息化建设和维护项目,多次收受胡某的贿赂款共计4万元。

2012年,吴清调任武汉市发改委主任。2013年3月,其在蔡甸的老相识、某集团公司老总何某找到他,称自己的公司计划在蔡甸投资一个文化城项目,投资额约10亿元,希望能被列入市级重大建设项目。听了介绍后,吴清感觉不错,当场表示将大力支持。项目上报到武汉市发改委后,经吴清审查,被顺利列入当年市级重大建设项目,但因用地审批等原因,项目未能正式启动。

2014年6月,吴清带队到欧洲考察文化产业时,邀请何某随行。在威尼斯的一家酒店,何某饭后来到吴清的房间,塞给他一个装有5000欧元的白色信封,吴清收下了。2015年3月,何某的公司再次向武汉市发改委申报文化城项目,吴清再次签发文件,同意将该项目纳入本年度市级重大建设项目。

“毁”自己

“祸起”拿人钱财替人牟利

具有经济学博士研究生学历的吴清,毕业后即被分配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成为智囊团成员之一。1994年,他被武汉市作为优秀人才引进,先后在武汉市体改委、市计委、市审计局、武汉市蔡甸区政府、市工商局、市发改委等多个部门工作,是政府重点培养的干部。在武汉工作期间,他也为武汉的经济发展作出了不少贡献,据了解,大型国企武锅的改制上市、武汉轨道交通的起步和项目的落地等不少重要的经济决策和规划中,他都发挥了主导作用。

“作为一个高学历人才,能力强、有前途的干部,实在是可惜。”谈及吴清的落马,办案人员无不感到惋惜。兴许正是因为这些成绩、经历和学识,气质和谈吐上,吴清给办案人员留下了“清高”的印象。

“自我意识很强,认为自己功大于过,对于被查,有些心理不平衡。”办案人员说。而吴清从一个有前途的干部滑落犯罪之路,在反贪干警看来,疏于对法律的学习、随波逐流的心态,以及对亲情、人情的错误理解是主要原因,“认为自己当官,有那个权力和能力,对于条件不好的亲戚,能帮就帮一帮,没什么大不了,对于朋友、老乡的请托,也不好推辞”。

在检察干警的释法和教育下,吴清才逐渐认识到,作为国家工作人员,“拿人钱财替人牟利”的做法,已经侵害到了其职务行为的廉洁性,触犯了刑律。(周晶晶 徐小菲)

(责编:杨丽娜、常雪梅)

推荐阅读

习近平:既要“有效的市场”,也要“有为的政府”   近日,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该书摘选了习近平同志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至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期间的讲话、报告、指示等一百二十多篇重要文献,分十个专题,共计四百九十四段论述。其中许多论述是第一次公开发表。
  我国经济发展获得巨大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我们既发挥了市场经济的长处,又发挥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我们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大前提下发展市场经济,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社会主义”这个定语。之所以说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要坚持我们的制度优越性,有效防范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弊端。我们要坚持辩证法、两点论,继续在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结合上下功夫,把两方面优势都发挥好,既要“有效的市场”,也要“有为的政府”,努力在实践中破解这道经济学上的世界性难题。【详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