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大数据2015(五):从68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863人

2016年01月06日09:40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原标题:从68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863人"百名红通"19人到案

  2015年是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全面提速换挡之年。“天网”行动布下天罗地网,“百名红通”集中公开曝光。

  2015年“百名红通”18人到案,2016年1月1日,“百名红通”10号嫌犯裴键强作为第19名到案人员被抓获回国,但这仅是2015年以来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成果的一部分。截至2015年11月底,国际追逃追赃工作追回863人,其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196人。以2015年到案的18名“红通”人员的数据为线索,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带您一起了解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的进展与成效。

2015年到案的18名“红通”人员都是谁?

  “百名红通”名单公布之后第3天,2015年4月25日,潜逃海外14年之久的戴学民被缉捕归案,成为首个落网人员。2015年12月5日,潜逃美国13年的黄玉荣回国投案自首。在7个多月的时间里,“百名红通”共有18人归案,可谓战果丰硕。

“红通”人员落网,每个月都不落空

  《首名红色通缉令嫌犯今日落网》、《“红色通缉令”2号嫌犯李华波被遣返回国》、《“百名红通人员”杨进军被从美国强制遣返回国》……细数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专栏,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出红通人员到案的时间轴。4月公布名单以来,每个月都有红通人员归案,7月归案人数最多。

2015年“百名红通”到案的18人中,“一把手”比例超过一半

 

  落网的18名“红通”人员中,曾任“一把手”的超过一半。

 

  纵观“百名红通”人员名单,“一把手”的比例则为48%。

18人外逃多久?

  18人中,潜逃时间在5年以内的占到了一半以上。别小看了潜逃的时间,这其中暗藏着大学问。潜逃时间越长、追逃的难度越大。很多外逃人员在出逃前拟定详细周密的计划,变换身份、在多国流窜。他们从一国窜到第二国,再窜到第三国,在确定行踪的过程中需要与多国司法执法部门配合,耗时会比较长。

  1年来,通过加强国际合作,戴学民、黄玉荣等尽管出逃海外多年,最终仍然被缉捕或自首归案。

国际追逃追赃工作11个月追回863人

  “百名红通”18人到案是代表性成果,但这只是2015年国际反腐败追逃追赃成果的一部分。而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截至2015年11月一共追回了863人,其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196人,从境外追回738人。

  追回了863人是个什么概念呢?11个月334天,也就是说平均每天会追回来2.58个人。

  被追回来的863人,有的在境外落网,有的是从国外潜逃回来的时候被抓了个现行。举个例子,首名落网的“红通”人员戴学民就是改换身份、持外国护照潜回国内的时候被警察叔叔抓个了正着。

追回来的数量首次超过跑出去的

  以前都是跑出去的多,追回来的少。2015年情况大不一样了,跑出去的少了,追回来的是跑出去的数倍。2015年1-11月,追回来的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有196人,新增外逃人员20余人。

  追回来的远超新增外逃的,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追逃工作下了大功夫,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防逃工作做得好。“天网”下面有5个专项子行动,其中1个叫做“清理违规出国证照”。没有出国证照,光有机票也没用,还没出境就被海关拦截下来了,这就叫做“关口前移,防逃于未然”。

追逃,到底是怎么追回来的呢?

  “百名红通”18人到案,国际追逃追赃工作从境外追回738人。这些人都是用哪些方式追回来的呢?

  无论是18名“百名红通”人员的落网,还是从境外追回的738人,采取的追逃手段基本类似,其中劝返和遣返是重要的追逃方式。

  这些追逃手段都是怎么操作的呢?

  遣返是向逃犯所在地国家提供其违法犯罪线索,被请求国将不具有合法居留身份的外国人强制遣返至第三国或请求国。这种方式耗费时间长、程序繁琐、阻碍因素多。比如赖昌星,之所以耗时12年之久才追回来,就是难民身份确认诉讼和遣返前风险评估诉讼的时间十分漫长。今年9月回来的杨进军也是通过非法移民遣返的方式追逃的,这也是美方首次向中国强制遣返外逃腐败案件涉案人。

  劝返则是在逃犯发现地国家司法执法机关的配合下,通过发挥法律的震慑力和政策的感召力,促使外逃人员主动回国接受处理的一种措施。最近回来的黄玉荣就是通过劝返的方式回国自首的。

  在说引渡这种追逃方式之前,先来看一张“百名红通”外逃目的地分布图。

  美国、加拿大红通通一片,逃往美国的有40人,逃往加拿大的也有20余人。为什么外逃腐败分子都喜欢往美、加跑?这就牵涉到我们与美国、加拿大之间引渡条约缺位的问题。

  没有引渡条约的情况下,我们追逃只能通过替代性措施即劝返、遣返、异地追诉的方式来实现。因此,一直以来,西方国家是追逃追赃的重点,同时也是难点。即便存在这一客观难题,近年来我们与美欧国家的合作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2015前11个月我们从68个国家和地区取得成果,从欧美发达国家追回102人。其中从美国强制遣返杨进军和邝婉芳,从欧洲引渡回国的也有4名逃犯,实现了美国、欧洲追逃追赃工作的重大突破。

  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开弓没有回头箭,贪官外逃之路愈加狭窄。新的一年,追逃追赃工作会呈现怎样的新图景,我们翘首以盼。(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李鹃| 美术设计 王婵 李柏逸)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李源、姚茜)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