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反腐倡廉

透视“雅腐”升级版——官员出书敛财

颜玉华

2013年05月10日14:15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今日海南》 杂志授权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发布,请勿转载)  

近几年来,像病菌抗药性一样,一些贪官的“抗反腐”伎俩在升级,官员贪腐的花样不断出现新的变相,不仅有送名贵字画和艺术品的“雅贿”现象,还有一些可以称之为“雅腐”的行为,比如这些年的官员出书热现象。2012年新年伊始,广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周镇宏被“双规”。此人具有理学博士、教授和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等头衔,是个爱出书的学者型“雅腐”贪官。周镇宏的落马,引发了群众对“雅腐”官员爱出书乱象的担忧和抨击。

官员爱出书的特点与危害

“雅腐”贪官落马的主要原因并非是因为搞“雅腐”出书而犯罪,大多是因买官卖官,贪污受贿数额巨大而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官员通过出书敛财而图名利这种“曲线受贿”的“雅腐”现象目前仍处于腐败与非腐败的“模糊地带”。通过出书来获取名利仍然是一些地方官员搞“雅腐”的一种主要方式,官员出书热乱象具有几个方面的共性特点。

公款买书号出书。尽管书号价格不菲,动辄几万元,甚至十多万元,但是对于那些想出书的党政干部来说并不是件难事,花公款买就是了。有买就有卖,逐渐便形成了市场。出版社内部称官员出的书叫“干部书”。有些出版社甚至对员工下达“干部书”创收任务,谁拉到一个官员来买书号,根据书号费的进账数额发放奖金。还有些出版社在全国各地设立书号销售代理机构,招聘代理商,为官员出书提供所谓“一站式服务”。

东拼西凑写书。书号是可以买得到的,但写什么呢?有的写论文、有的写杂文、有的写诗词,东拼西凑什么体裁都有,至于质量如何都不重要。笔者认识一位县委书记,对于出书情有独钟,在职期间已经出了十多本书。从诗词到散文,后来连自己平时的讲话稿也编成书,最后实在没有东西出了,就把自己的所谓“书法”也出成集子。看看这些书的内容,诗词多为顺口溜,散文是随心所欲的“大杂烩”,书法是实在不敢恭维的“鬼画符”。

运用权力售书。书出了是要卖的,那些东拼西凑写出来的书到底卖给谁呢?运用权力就可以彻底解决销书的问题。那些喜欢出书的手握实权的干部只愁书出不来,从来没有出现过“卖难”的现象。可悲的是买书者将书“买”回去,或扔在角落里蒙尘,或当作废品处理了。淮北有个县级市,官员出书形成风潮,还用手中权力将书摊派给乡镇和市直单位,害得这些乡镇和单位每年都将成捆成堆的“干部书”原封不动地当废纸卖到废品收购站。

别有用心买书。除了凭权力强买强卖之外,不惜花重金主动上门“买”“干部书”者也大有人在。这些人当中有想拿到黄金地段低价地皮的房地产开发商,有一心往上爬、害怕花钱买官遭拒的买官者。“雅腐”官员出的书正好成了这些别有用心者的“敲门砖”。原湖南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出的两本书,强买强卖的只有一小部分,大部分都是被人主动上门用高价买走的。据说有个房地产开发商一下子就买了李大伦10万元书。其实,这些人买的不是书,而是无所不能的权力。这些花大钱主动上门的“买”书人实现了变相行贿的目的。

行政命令发书。在出书敛财的雅腐官员中,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纪平的销书模式最有创意。他不仅一字不写,全靠“枪手”捉刀代劳,书出来后让局办对下发个通知,由他亲自签发,将署他名出版的《中国税收简史》《网上纳税实务》《北京税收史》《治税方略》等四本书列为地税干部必读教科书,由单位用公款买下来后直接发到每个地税系统人员手中,人手一册,有的书还再版多次。其实,现实生活中,动用行政权力让下属单位用公款买下某某官员的书以后,直接发到基层组织,作为所谓“学习辅导读物”或“参考资料”的现象较为普遍,形成了一条由官员、“枪手”、出版社组成的官员出书产业链。

以出书为主要内容的“雅腐”升级版——官员出书热,与传统的腐败行为对比危害更甚。不仅因为其有很强的隐蔽性,给案件查处带来了一定难度,更因为少数官员出了一些不像书的书,使公众对领导的真实水平、执政能力产生怀疑,为执政党抹黑,进而降低了领导机关的社会公信力,因此,对借出书之名行腐败之实的行为应严厉打击。

下一页
(责编:李源、姚奕)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