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反腐倡廉

中紀委巡視專題片首播 披露王?等多名“老虎”落馬細節

2017年09月08日08:12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北京9月8日電 (記者李源)昨晚,由中央紀委宣傳部、中央巡視辦、中央電視台聯合制作的電視專題片《巡視利劍》第一集《利劍高懸》如期播出。記者注意到,在第一集中,遼寧省委原書記王?、福建省原省長蘇樹林、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均面對鏡頭現身說法,披露了諸多鮮為人知的落馬細節。

王?千方百計打聽巡視組動向 “天真”地以為自己過關

王?,2009年到2015年擔任遼寧省委書記,遼寧拉票賄選案正是發生在他主政期間。遼寧省委換屆、省人大常委會換屆、全國人大代表換屆這三次選舉中,連續出現違規提名、身份造假、拉票賄選。遼寧省委原常委蘇宏章、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陽、鄭玉焯,都是通過拉票賄選當選﹔102名當選的全國人大代表中有45名拉票賄選,參加投票的616名省人大代表中有523人收受錢物,116人作為中間人轉送錢物。作為省委書記,王?對選舉中的問題,尤其是對自己做過什麼心裡清楚,因此,當2014年中央巡視組第一次巡視遼寧時,王?深感不安。

“確實我跟你講,后期我現在想想,不光是極端的不負責任,簡直是拿我自己的政治生命開玩笑。”專題片中,王?坦言,對巡視組有擔心,也是千方百計地打聽,叫他們把巡視組的一些動向,找一些什麼人談話,比如說他們派人到大連去了,他們派人到鞍山去了,是不是調查王陽的情況。

果然,中央巡視組發現了選舉存在嚴重問題。當時還沒有証據指向王?與選舉亂象有關,中央巡視組本著對遼寧省委信任的態度,巡視反饋意見第一條就明確要求遼寧省委對選舉問題進行調查和整改。而王?則認為自己就算過關了,對中央的要求只是走了走過場。

“從字面上來講一步一步都去整改了。但是我現在講實在話,就沒有認認真真地去從細節上每一個每一個去落實它。”王?以為,只是想不要被查到,蓋子不要揭開,隻要能捂住,這個事情是能混過去的。我想從政治上考慮不會抓一個省的,隻會抓一個地級市的,抓一個縣級市的。我也覺得我老書記了,在兩個省當過省委書記,當過兩屆的,全國沒有幾個人。

王?對形勢的判斷顯然是錯誤的。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敗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遼寧省對調查整改的敷衍態度,不僅沒能如王?所願捂住蓋子,反而讓中央感到問題可能更為嚴重。2016年中央巡視首次開展“回頭看”,就把遼寧作為四個“回頭看”的省份之一,王?本人也被列為重點關注對象。

時任中央第三巡視組副組長劉維佳介紹,王?他為什麼回避或者忌諱這個問題,我們在遼寧呢,就是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盯著重點人就是王?、蘇宏章、王陽這些人,盯的重點事呢就是三次選舉,我們抓的重點問題就是拉票賄選。要想把這潭水攪渾的人不少,他可能有時候還會給你提供一些誤導你的一些所謂的說法。認真地聽,耐心地聽,會發現很多漏洞,比如說他明明說的是假話,但是我們可以通過一些資料、一些文件會議記錄裡邊就可以証實他說的不是真實的。

王?表示,我到遼寧的后期,我實際上是守攤子,我就想不出事。有時候省紀委要我簽字的時候,說哪個哪個要雙規了,哪個哪個要立案了,我都要跟他們說半天,這個証據是不是特別固定了,我講如果能夠保護,最好少抓,希望大家能夠軟著陸。

王?曾經擔任蘇州市委書記、吉林省委書記,這位大學教授出身的官員曾經做出了一些成績,顯示出自己的能力。但到遼寧工作后,他認為已經是最后一個崗位了,不想去得罪人,盡力維持一團和氣。省委書記既然是這個態度,拉票賄選漸漸變得全無顧忌,送錢送物幾乎都是半公開狀態。

在懺悔錄中,王?寫道:“正是由於我的不負責任,讓黨中央的權威被漠視,讓嚴肅的選舉制度被褻瀆,讓‘人民代表’的稱號被玷污,在全黨全社會造成極其惡劣的政治影響。”遼寧拉票賄選案經歷2次巡視,真相終於浮出水面。對這一案件的堅決徹查,再次給全黨敲響警鐘。

蘇樹林鏡頭前現身說法 數度哽咽落淚

蘇樹林,福建省原省委副書記、省長,曾在石油系統工作多年,2007年到2011年間擔任中石化集團一把手。職位不斷晉升的過程中,蘇樹林卻逐漸迷失,為一些企業在設備推廣、承攬項目、合作開發、銷售產品等方面提供幫助,並收受他們的錢物。在第一集專題片中,蘇樹林在鏡頭前現身說法,數獨哽咽眼淚。

2014年11月,中央第六巡視組巡視中石化,當時已經在福建任職的蘇樹林,密切關注著巡視中石化的情況。“我知道2014年底中央巡視組對中石化進行巡視。也有過擔心。就想打聽一些消息。”蘇樹林坦言,開始實際上是我自己給民企的老板辦事,然后收他們的好處。到后來又到中石化工作了,后來官大了我就想,自己再直接幫他們辦,影響大,風險也大了。后來我就讓我弟弟去幫民營企業辦事,我給他站台,幫他打招呼,然后讓他前面去跑,讓他代我收受好處。是我讓他去做的,我害了他。

除了通過項目牟利,平時,蘇樹林把國有的石油企業當作可以隨意取用的私人銀行。下屬企業為他定制高級服裝、出資購物達數百萬元,他都安心接受﹔私人的各種花銷也都在中石化報銷,即便到福建任職后依然如此。落馬后再回憶起這一切,蘇樹林有許多悔恨。

蘇樹林表示,“其實我媽對我要求挺嚴的。1994年,我剛當廠長的時候,她就跟我說,她說你當官了,要干干淨淨、清清白白,掙多少就吃多少,隻吃槽子裡的,不吃槽子外的。2014年的時候,她又跟我說起了1994年她跟我說的那段話。那時候因為這個中央在抓反腐敗,已經查出了很多人了嘛,她是要求我要注意。正好20年,無言以對。”遺憾的是,當權力在手時,蘇樹林忘記了母親的囑咐,更多考慮的是如何既獲取利益,又不讓人發現。但是,沒有不透風的牆。例如蘇樹林公款報銷個人花銷,在中石化干部職工中早已不是秘密。當他調職福建之后繼續報銷時,曾有看不慣這種做法的人在網上發帖議論。蘇樹林看到后第一時間採取了行動,不是停止報銷,而是想辦法刪帖。

中央紀委紀檢監察室工作人員章盼介紹,他安排有關人員協調把這些網帖給刪除掉,把當時購物的這些大額的這些發票替換成小額的發票。然后呢,把原來具體的經辦人調離原來的這個接待崗位,他前面違紀有一個很典型的特點,邊抹平邊違紀,先把前面有可能出現的危險先給它抹平掉,但是呢繼續在這個事情上不收手、不收斂、繼續做。

有些東西可以抹平,但干部職工的看法,是蘇樹林無法抹平的。中央巡視組進駐中石化之后,陸續收到了大量關於蘇樹林的反映。2015年10月,已經擔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的蘇樹林,因為在中石化期間的問題被立案審查。

武長順為逃審查主動向巡視組反映問題線索 企圖轉移注意力

專題片介紹,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視組在天津巡視期間,收到群眾來信來電來訪1萬多件次,其中大量內容涉及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長武長順。武長順在民間被稱為武爺,從這個稱呼裡不難讀出人們對他的看法。雖然有許多關於武長順的問題舉報,但幾乎都是匿名的。由於他公安局長的身份,人們在舉報時難免顧慮非常大。

時任中央第五巡視組正局級巡視專員、聯絡員任愛軍介紹,都是一些匿名的信,哪個教練場是他家親戚辦的,哪個檢測場是他家的,哪個信號燈、廣告牌也是他家做的。特別是在一些舉報電話裡面就說,查不查武長順就是看你們是不是真的反腐敗,這也是對你們中央巡視組的一個檢驗。

有趣的是,巡視組接到大量反映武長順的問題線索,而武長順本人居然也來給巡視組反映問題線索。中央紀委紀檢監察室副局級紀律檢查員、監察專員呂留獻介紹,武長順這個人工於心計,他覺得你們巡視組來了,肯定你們要發現問題,肯定要重點查一個人,那他就利用他們公安局經偵總隊查一個案子涉及的中管干部線索,他主動找到巡視組,我向你們提供一個情況,他就是希望你把這個注意力集中到這個人身上去,他自己得到解脫了。

巡視組關注著武長順,武長順其實更在關注著巡視組。他已經和親信們提前統一口徑,商量如何應對巡視組。但這些准備並沒有派上用場,巡視組在和武長順接近的人打交道時,並不去直接觸碰敏感問題,以免打草驚蛇。不過,巡視規定和所有中管干部都要進行談話,這意味著和武長順本人必然有一次正面過招。

任愛軍表示,原則就是不驚動、可控制。比如說問他,因為省部級領導干部談話之后都有要問一下,你個人廉潔自律怎麼樣,他說沒有問題的。申報什麼的都是如實申報的嗎?是如實申報的。他女兒有香港的身份,他就沒有申報。有很多的自己的一些想法不願意說,那不願意說就不願意說,你不說,將來會有時間讓你說。

武長順沒有如實申報的東西,自然遠不止這一項。他多年來私下經營多家公司,從一開始就精心布局,這些公司無一在他本人或家屬名下,全部由朋友、同學、親信代持。

此外,作為公安局長,武長順有著很強的反偵查意識。他多年來不斷成立、注銷各種公司,頻繁變換股權,試圖讓公司背景變得難以追查。不少代持人甚至對自己名下公司的情況一無所知,能得到武長順信任幫助他打理的核心團隊不到十人,由親屬和親信組成,每周武長順會召集他們到家中,聽取匯報、做出指示。武長順還給他們配備了和自己聯系的專用手機,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銷毀換號。“我用的時候我給打出去,打完我就關掉了。一般就是兩三個月,兩三個月換一輪。”武長順表示。

巡視組很清楚,這次面對的是一個掌握特殊手段的對手。一邊要堅決把線索找出來,一邊必須嚴防對方察覺,這是一場不動聲色的暗戰。巡視組巡視期間需要每晚開會總結情況、梳理問題,討論下一步工作方向,在天津,這一切都在非常態下進行。

任愛軍介紹,我們格外地小心,尤其是會議室、宿舍,我們專門用儀器設備進行了掃描,進行了掃描,看有沒有安一些竊聽器,開會的時候要把收音機打開,即使你安了竊聽器,它會干擾,不讓他聽清我們在談論什麼東西,我們都不在手機上說有關工作上的問題,或者發有關工作上的信息的。我們去研究一些工作,去散步,到河邊。

看似平靜無波的表面下,巡視組對武長順問題的深入了解在有序進行。當巡視組結束巡視離開天津時,許多舉報的問題已經被坐實,並成功地做到了沒有驚動武長順。

每次巡視結束后,各巡視組會把問題線索移交給紀檢機關,逐一登記存檔,同時會提出處置建議。2014年6月,當巡視組向中央紀委移交武長順相關線索的同時,明確建議把他列為重點對象。2014年7月9日,中央巡視組向中共天津市委反饋巡視意見。坐在台下的武長順以為這次巡視已經順利過關。7月19日,武長順的女婿出境辦事,觸發邊控被拘,他本人才意識到情況不妙,匆忙從飯局趕回家中,召集手下作最后的掙扎。

“報表什麼這些材料凡是跟家裡面沒關系的那些東西,全部給它用粉碎機粉掉了,東西都要拉走。就是拉走一汽車,還沒有都拉全。然后呢我又開了一個會,我跟高管講,中央要查我。這樣的話,你們反正也知道,(就說)股權也是你們的。”武長順表示。

即便武長順有豐富的反偵查經驗,但他所做的一切已經毫無意義了。2014年7月20日,武長順接受組織調查。2017年5月,武長順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相關新聞

 


揭秘巡視何以“動搖山岳,震懾州縣” 電視專題片《巡視利劍》來了!

五集電視專題片《巡視利劍》7日起播出

專題片《巡視利劍》首次披露大量巡視細節

(責編:李源、高雷)

推薦閱讀

“學習問答”之習近平“7·26”重要講話(五)   2017年7月26日至27日,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迎接黨的十九大”專題研討班在京舉行,習近平總書記在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為方便廣大網友深入全面學習“7·26”重要講話精神,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特制作系列“學習問答”,一起來學習吧!【詳細】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